苏冰

爱尔兰的一百年-序

雷安   雷安   雷安   重要的事说三遍

脑洞来源爱尔兰的婚姻制度

Let's  go!

“爱尔兰结婚不许离婚,但是可以选择年限。一年到一百年。过期不续费,就相当于自动离了。时间越短费用越高,一年的登记费,折合人民币两万多,一百年的只需要六元。选择一年的,有好厚的一本关于婚姻的书要看,选择一百年的,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祝你们白头偕老,这是我听过关于爱情,最浪漫的事。”

艾比刷出这条视频,闲着无聊就真的动手搜了一下。

……还真有。

不过也确实挺浪漫的,这对于一心想找个男朋友的艾比来说,很不错...啊不,是很好。

她有意无意的用脚耷拉了一下沙发另一头的埃米,见人转头,便启唇道:“衰仔,你知道爱尔兰的婚姻制度吗?”

“爱尔兰?”埃米连这是哪个国家都不知道,那知道它的什么婚姻制度啊...转念一想,他表情无奈,“老姐啊...你要想结婚也得等你找到男朋友啊...就别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什么有的没的啊,姐就是看见了觉得浪漫而已!”艾比盘着的腿推出,踢了下埃米,顺便解释了一番。

被踢了一脚后埃米也老实了点,听完后,他叹了口气,很随便的问出了一个令艾比深思的问题:“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选择一百年的,期限还没到就凉了...”


“那婚约还算吗?”


爱尔兰的婚姻制度,年限一年到一百年,过期不续费,那如果期限没到呢?


会怎样?


>>

“安主任,今晚的毕业生师生聚会你去吗?”

“啊,去的,但可能会晚点到,在下有点事会耽搁下。”转头回应的人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棕色的头发常年受发胶的庇护。想之定是收买了校长才得以有如此杀马特造型!

“那好吧,我会转告给学生们的,省的到时候他们伤心~”女同事的调侃让安迷修不禁有些...飘?毕竟自己在学生们心里的位置大家都能心知肚明嘛。

“那你尽量早点来啊!”女同事朝他挥挥手,朝着校门外的轿车走去。

“嗯,会的,到时候见!”


师生聚会上,大家喝着酒,唱着歌。

灯光昏暗到只剩霓虹灯的闪烁,但依旧看得清大家脸上洋溢的笑容或泪水。

雷狮待得发闷,这是他第一次会在KTV待到发闷。溢着紫光的眸子扫了扫周围,提了罐啤酒就拉开门上了天台。

夜晚嚣张的风肆意的刮着他的碎发,那条平时安迷修不让他带的头巾也在身后看似自由的摆动。

门没有关紧,屋里嘈杂的乐声依然能听到些许,在晚间萧瑟的风里,他半抿了口啤酒,

苦的。

也是,校方的东西,哪能对的上他雷狮的胃口啊?

心情并不是太好的他在天台多吹了会凉风后回了班级包间。当他坐回位置,再次环顾四周时,眼睛敏感的盯在了一个人身上。

那个几乎每天都要和自己怼几次的班主任——安迷修。

虽然每次互怼的起因都是雷狮吧...但最后气得最严重的却是雷狮,你体验过每次找茬理都在对方那边并且对方毫不理会你有事没事的调戏求爱的感受吗?

雷狮表示很绝望,于是此时的他在安迷修眼里,像个啥也不懂只知道不让长辈失望的乖孩子。因为没去和其他人疯吧。

分神之际,并没有注意到走过来的班主任。

于是回神时,安迷修已经坐到了自己的身边。他眸子里的绿光在昏暗的环境下格外亮眼,却有种无比温柔的,让人无法抗拒的感觉。

“怎么一个人在这待着?不去玩?在下记得你朋友挺多的啊。”安迷修放柔的音调,至少比平常温柔。

“怎么?老师平常不是叫我少去网吧当个好孩子吗?现在是想让我当个坏孩子了?”雷狮挑了挑眉,语气调侃。

“也不是,就是都已经毕业了,和大家多交流交流嘛...”安迷修表示,毕业了就不和你吵了。

“不用了……会……的。”

“什么?”乐声太大加上雷狮说的太小声,安迷修没听清楚,“雷狮你能再说一次吗?为什么不用了?”

“……”雷狮盯着桌子上的酒,“没什么。”他提起酒一饮而尽。

聚会结束后,雷狮看着被同事搀扶着的醉到不省人事的安迷修,眼里泛滥着紫色渗人的光,如同雄狮盯上自己的猎物般凶狠。

他们我不知道会不会再见,但,安迷修你,

我一定会再见到。

学校画的(除了最后一张手抄报)
cp为:瑞金  卡埃  雷安  嘉幻
最后一张手抄报昨天晚上十点画到凌晨一点...还没写字...唉...
我感jio我要死了...
还有一张原创,有对比图,有滤镜和无滤镜~

学校画的,两篇一起发了~都是瑞金~
hhh~

画第一篇的时候被老师看到了...(汗)
还好他没说什么...

之前画的,还没在lof上发过,先发为敬!

紫堂是草稿流(搞得好像其他不是一样...)
学校画的!
最后一张自己人设!(很智障)

嘉嘉只有一只眼睛的嘉幻!

是嘉幻!敲爱他们的!
人体渣就不说了啊...